韩会师:有贼心没贼胆儿的人民币空头

韩会师:有贼心没贼胆儿的人民币空头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韩会师 
 
  这几天一直有朋友询问,监管当局是不是又在境内外市场同时出手打击人民币空头。从表面上看,似乎有这个可能。
 
 
  6月10日,离岸人民币带着在岸人民币快速下跌,下午4:30日盘收报6.9332。由于6月10日夜盘国际市场美元波动不大,根据“参考收盘价+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规则,6月11日的中间价开在6.93附近比较正常,但实际报价是6.8930,这说明逆周期因子又狠狠地发了一把力。
 
  也就在6月11日,离岸与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同步大幅回升,双双回到此前横盘的点位。即使周五(6月14日)美元指数大幅反弹,从97附近最高攀升至97.6,离岸和在岸人民币也未作出明显反应。在很多朋友看来,这些似乎都是监管当局出手压制的结果。
 
  但笔者个人感觉,可能答案没这么简单。
 
  一是监管当局的政策态度可能极大压制了投机者的做空冲动。
 
  6月11日逆周期因子的再次发力可能说明监管当局目前对于人民币快速贬值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与5月中下旬央行高级别官员对市场的喊话高度一致。
 
  尽管逆周期因子作用于中间价,对市场即期汇率不发生直接的约束,但这种表态对于无实需背景的投机资本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心理压力。
 
  2016年末和2018年10月,人民币两次冲击7.0未果给投机资本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因为这说明,只要监管当局愿意,至少短期内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之对抗。
 
  对于投机资本而言,选择和监管当局对赌风险极高。原因很简单,力量不对等。
 
  2017年以来,尽管人民币汇率起起伏伏,但外汇储备却结束了下滑趋势,稳定在3万亿美元以上。与之相比,一般银行自营盘的单边头寸很少超过10亿美元。即使对于职业的对冲基金,其单边头寸也一般很难超过几十亿美元。
 
  千万别相信财经小说或者网络文学里那些关于投机资本动辄调动数千亿美元资金狙击某个货币的意淫。就是把全世界排名前十的对冲基金加在一起,他们也很难调动100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来做空人民币。
 
  很大程度上,人民币市场能否稳定取决于外界对于监管当局政策立场的判断。在中国的国际收支没有出现系统性风险,总体保持平衡,且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若投机者认为监管当局无意放任贬值,他们自然知难而退。其实大家都是生意人,没有几个会基于个人价值判断而赤膊上阵。
 
  二是没有看到监管当局在市场上直接大力干预的明显证据。
 
  离岸市场是人民币贬值的策源地,在岸市场一般都是被动跟随,所以如果监管当局需要主动出手打击空头,一般需要从离岸市场下手。
 
  千万别以为打击空头就意味着在离岸市场大规模抛售美元,根本没这个必要。只要收缩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提高离岸人民币的拆借利率就可以起到打击空头的作用。所以每次离岸人民币汇率从低位快速回升时都伴随着拆借利率的飙升。
 
  例如,2017年5月31日,离岸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从6.84附近快速下跌至6.74左右。当天,香港隔夜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从5.35%飙升至21.08%。
 
  但最近一周,香港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并未出现飙升。从6月10日人民币骤跌到6月11日人民币急升,香港隔夜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只是从2.44%上升到2.57%,1个月期限的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也只是从3.03%上升到3.09%。这说明监管当局并未在离岸市场大动干戈,投机资本主动后撤可能是人民币迅速回升的主因。
 
  总体来看,目前面对较为复杂的国际政经局势,外汇市场有些情绪波动很正常。从大局着眼,保持市场总体平稳,尽可能避免外汇市场成为新的不确定因素十分重要。只要监管当局的基本立场是清晰而坚定的,投机资本并不会构成很大威胁。
 
  (本文作者介绍: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研究主管。)
 
责任编辑:郭建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上一篇:韩会师:人民币这一波升值能否持久一点
下一篇:欧元空头卷土重来 分析师:恐很快跌向1.1200